剧情简介

《镜中影》 - 沧海 镜中影 小说这是一个由镜子的反射连接起来的关系的故事。当“唐”的身份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“Neo”的影子.

镜中影的作品有哪些

《帝王妻》 她本是江湖中一尾机猾刁钻的鱼,峰头浪尖,自在来回,好友戏称其“妖鱼”,连滔天巨鲨也敢招惹。本以为,那个侯门如海,今生和她,再也没有关联。直到…… 高贵温存的长姐何以芳华骤逝?优雅温润的“姐夫”可是祸首元凶?他全力维护呵顾的心爱之人,又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?帝王家上演不辍的争嫡战起,作为侯门之女,亲王之妻,她将如何自处? 一入帝王家,便如堂前花。一朝风雨至,可堪新枝发? 《痴相公》 玉夏国最大绸缎商罗子缣长女罗缜,自幼随父打理商业,养成精明个性。十三岁时,更是被无良父亲委以大任,全权接手家族生意,为罗家赚下不尽银钱,始称罗家 “摇钱树”。隔壁良家,鬻药起家,亦为富鼎之户,两家交好,定下姻亲。但良家长子长至三岁,始知天性痴傻,由此罗、良两家断却交情,良家转迁杭夏国。十八年后,杭夏国国君亲笔致函玉夏国君,为旗下皇商良德长子向玉夏国皇商罗子缣爱女求婚…… 《沧海》 云沧海的出生,就是为了延续身为巫族命定天女的姐姐的性命,每年月晕之日,以体内三成血喂进姐姐口内,压制天女体内的作祟邪魔。而沧海因此,需长年住在阴冷的巫山之颠,以食香兰草延续生命,待生命力恢复旺盛时,又是献血时……周而往复,十五年过去。云家次女的血治百病之说风传天下,使之成为各族尽相争夺目标。世人对云沧海的掠夺,皆因可治百病的血液…… 《一寸甜蜜》 游戏人生,结果发现自己正被人生游戏,田然二十四岁生日这天,决定不“玩”了。但她的“玩伴”似乎并不打算结束。新的游戏开始,新的人员加入,谁成了谁的不可或缺,谁成了谁生命中最想撷获的一寸甜蜜? 《春眠不觉晓》 前生,她是丈夫最爱,但弱水三千,她不是唯一存在,空闺独宿时,她泪湿绣枕,心碎神伤,向天上神仙祈求,求来生有一段没有第三人的婚姻。今世,她仍是丈夫最爱,唯一最爱,阴阳两隔,断不去情深意重,重归阳世,自是恩爱逾恒,但不能为心爱之人孕育子嗣,成她心口之痛,公婆求孙心切,如何自处?前世爱人来寻,如何抉择?前生,今世,两难题…… 《月蚀》 柳夕月,出身天历朝皇族,十三岁时被异国王爷选中,皇家允婚,她将为人侧妃。因之,母亲据理力争终难更改,绝望跳崖也只换来了一个公主封号。一年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所乘马车坠落同一道悬崖,面目全非的“死”去;而在无人知晓的黑暗里,她则被移花接木送至地宫,成了皇后的陪葬品……又过四年,羲国南院大王府内多了一位教习先生,樊隐岳。隐岳,隐月,她隐姓埋名,处心积虑,只为将那些给她恶梦人生的人拉落尘埃,陪她同堕地狱。 《呆狐妻》 秋寒月,飞狐城城主,名字俊逸,人亦英武,大河上下,搜去芳心无数。叹只叹,年值二十有五,大好青春虚度,正妻位空悬,尚无人入主。 某年某一日,侍妾作别嫁,整邸换新符,正室将进府。眼见得花堂上,红喜帕下窈窕身,两足姗姗行细步。无奈时光荏苒过,始终不见夫人真面目。惟见城主进出来回,怀内皆卧雪色狐。久之风言起:飞狐城主有怪僻,不爱夫人爱宠物。 城主赴邀宴,有美人颜色盛,欲将粉臂缠城主。陡见一道雪色起,利齿啮破美人手,宴席乱,美人哭。城主怀抱作乱物,满脸疼爱,满眼宠护。 城主返寝楼,高举手中物,面目狰狞吼:你何时才把气生完?还不变回人身,是想憋死你的夫君我,好使你改嫁那只总来勾引你的臭老虎?亲,望采纳!谢谢啦!!



镜中影的所有书,简介加书名。哪本最好看?

《帝王妻》她本是江湖中一尾机猾刁钻的鱼,峰头浪尖,自在来回,好友戏称其“妖鱼”,连滔天巨鲨也敢招惹。本以为,那个侯门如海,今生和她,再也没有关联。直到…… 高贵温存的长姐何以芳华骤逝?优雅温润的“姐夫”可是祸首元凶?他全力维护呵顾的心爱之人,又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?帝王家上演不辍的争嫡战起,作为侯门之女,亲王之妻,她将如何自处? 一入帝王家,便如堂前花。一朝风雨至,可堪新枝发?《痴相公》 玉夏国最大绸缎商罗子缣长女罗缜,自幼随父打理商业,养成精明个性。十三岁时,更是被无良父亲委以大任,全权接手家族生意,为罗家赚下不尽银钱,始称罗家 “摇钱树”。隔壁良家,鬻药起家,亦为富鼎之户,两家交好,定下姻亲。但良家长子长至三岁,始知天性痴傻,由此罗、良两家断却交情,良家转迁杭夏国。十八年后,杭夏国国君亲笔致函玉夏国君,为旗下皇商良德长子向玉夏国皇商罗子缣爱女求婚……《沧海》 云沧海的出生,就是为了延续身为巫族命定天女的姐姐的性命,每年月晕之日,以体内三成血喂进姐姐口内,压制天女体内的作祟邪魔。而沧海因此,需长年住在阴冷的巫山之颠,以食香兰草延续生命,待生命力恢复旺盛时,又是献血时……周而往复,十五年过去。云家次女的血治百病之说风传天下,使之成为各族尽相争夺目标。世人对云沧海的掠夺,皆因可治百病的血液……《一寸甜蜜》 游戏人生,结果发现自己正被人生游戏,田然二十四岁生日这天,决定不“玩”了。但她的“玩伴”似乎并不打算结束。新的游戏开始,新的人员加入,谁成了谁的不可或缺,谁成了谁生命中最想撷获的一寸甜蜜? 《春眠不觉晓》 前生,她是丈夫最爱,但弱水三千,她不是唯一存在,空闺独宿时,她泪湿绣枕,心碎神伤,向天上神仙祈求,求来生有一段没有第三人的婚姻。今世,她仍是丈夫最爱,唯一最爱,阴阳两隔,断不去情深意重,重归阳世,自是恩爱逾恒,但不能为心爱之人孕育子嗣,成她心口之痛,公婆求孙心切,如何自处?前世爱人来寻,如何抉择?前生,今世,两难题…… 《月蚀》 柳夕月,出身天历朝皇族,十三岁时被异国王爷选中,皇家允婚,她将为人侧妃。因之,母亲据理力争终难更改,绝望跳崖也只换来了一个公主封号。一年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所乘马车坠落同一道悬崖,面目全非的“死”去;而在无人知晓的黑暗里,她则被移花接木送至地宫,成了皇后的陪葬品……又过四年,羲国南院大王府内多了一位教习先生,樊隐岳。隐岳,隐月,她隐姓埋名,处心积虑,只为将那些给她恶梦人生的人拉落尘埃,陪她同堕地狱。 《呆狐妻》 秋寒月,飞狐城城主,名字俊逸,人亦英武,大河上下,搜去芳心无数。叹只叹,年值二十有五,大好青春虚度,正妻位空悬,尚无人入主。 某年某一日,侍妾作别嫁,整邸换新符,正室将进府。眼见得花堂上,红喜帕下窈窕身,两足姗姗行细步。无奈时光荏苒过,始终不见夫人真面目。惟见城主进出来回,怀内皆卧雪色狐。久之风言起:飞狐城主有怪僻,不爱夫人爱宠物。 城主赴邀宴,有美人颜色盛,欲将粉臂缠城主。陡见一道雪色起,利齿啮破美人手,宴席乱,美人哭。城主怀抱作乱物,满脸疼爱,满眼宠护。 城主返寝楼,高举手中物,面目狰狞吼:你何时才把气生完?还不变回人身,是想憋死你的夫君我,好使你改嫁那只总来勾引你的臭老虎?实话,我没看过镜中影的书。所以 不知道那本最好。不过有机会我会读一下的~嘿嘿,没帮到你。不好意思啦。

猜你喜欢